皮皮夏 发表于 2018-03-13
作者:莲心糖
字数:70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记得妈妈吃饭呕吐露胸事件后,由于我跟小和说了让她规劝着妈妈,家里曾
经一度风平浪静,母慈女孝,其乐融融。

  小和温柔贤惠,竟一改懒洋洋的习性,除了忙自己的代购工作,还很勤劳地
操持起家务来。妈妈也不再指责小和,还常常夸她能干。我自然是开心的,毕竟
天下最难搞的婆媳关系看来已经解决了,虽然怎么解决的我自己是一头雾水。

  看似平静的生活过了一个月,算日子妈妈10天后就要回中国了,我本打算
下周开始休假,陪妈妈痛快地在澳大利亚玩上一个星期,让妈妈带着快乐的回忆
回到家。

  周五,我下班回家。正常情况下,小和应该做好了饭,和妈妈一起等我,但
这次我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开门时候对着我的是大厅,也就是吃饭的地方,但那
天没有晚饭的气息,家里甚至连灯也没开。当时是冬天,家里却热的异常,显然
是有人把暖气开到了最大。晚上六点多,澳洲天已经黑了大半,家里采光又不好
,几乎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我明显感觉到在大厅的尽头有人。

  我第一感觉是家里出事了,难道妈妈和小和被人劫持了?我甚至有点不敢开
灯,想直接退出房子然后马上报警。

  但这时大厅里响起了小和的声音:「宁哥,开灯吧。」

  听到小和的声音,我心里平稳了许多。便「啪」的一声按下了手边大厅灯光
的开关。于是,我见到了那个令自己今生难忘的场面。

  只见大厅的尽头,餐桌旁边,小和穿着一身红色的小短袖,白色的短裤,白
色带沿的小帽子,一副运动装的样子。我们目光接触时,小和露出了一个甜甜的
微笑,一脸的自信与骄傲。小和盘腿而坐,脑袋却和桌子一样高。显然小和坐在
了一个什么东西上边。

  再看小和的坐下,一坨白白的东西,由于距离有点远,我第一眼硬是没认出
来是什么。但见那坨白白的东西中间有一条黑缝,那条缝里似乎夹着一个什么东
西。然后再看下面,那坨白白的东西贴地处延伸出两个「棒子」,然后那两个「
棒子」竟连着两只脚!那是个人!小和盘腿坐在一个人身上!

  妈妈呢?这人绝不可能是妈妈,小和最近对妈妈是百依百顺,完全没有任何
调教的迹象。妈妈最近对小和也很好,完全没有任何龃龉,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
被人坐在屁股下面?不,妈妈一定是不在家。小和呢?这人难道是小和的爸爸?
听说她爸被人搞的男不男,女不女。不能啊,小和不是最鄙视她爸,发誓永不见
面吗?对了,一定是小和找了个妓女,故意来玩我的……

  我脑子飞速地转着,却完全找不出答案。

  那个人显然是趴跪着的,但是屁股对着我,看不到脸。那个人的屁股真的白
,灯光下甚至有点晃眼睛,小和浑身上下也没有这么白的地方,妈妈呢,妈妈有
吗?那个屁股还很大,只有生过孩子的人的屁股才有这么大,妈妈的屁股大不大
?我平时没怎么注意过。只见那个屁股中间夹着一张什么东西,是一张纸吗?我
看不清。

  但我显然被惊到了,「啊!」了声,刚想接着说。

  但见小和竖起食指放在嘴前,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我当时脑子已经来不及思
考,只觉得应该相信小和,于是硬把话憋了回去。

  小和见我的动作缓和了下来,轻轻地说了声:「退。」

  只见那个屁股慢慢地向我退了过来。我看到那屁股的膝盖和手有条不紊地配
合著。小和虽有瘦,但也有90多斤,下面的那个人也就是110多斤得样子。
但那人却丝毫看不出吃力,似乎从来就是小和的坐骑一样,早就和主人配合的天
衣无缝了,甚至连倒退都是那么的自如。

  那屁股不光倒退自如,还在左右的一摇一摆,屁股中间夹的那张纸像扇子一
样左右扇着,像长在屁沟中一样。这种摇摆完全是没必要的动作,只能加快体力
消耗,除非……除非是故意的!

  这绝对是练过的,正常人不可能这么平稳地倒退,而且屁股里还夹着一张纸


  小和盘腿坐在那人身上,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最听得她嘴悠悠地唱着:「
我有一条小毛驴啊我从来都不骑……」

  这是首儿歌,但小和唱得很慢,很空灵,下面那人好像是为了配合,退得也
很慢,屁股的摆动也变得有节奏了起来。

  爬到中间时,我似乎看到那人的屁股虽白,却不像欧美女优的屁股那么干净
。屁股中间的那条缝似乎很黑,看起来很脏,但被纸挡住,有些看不清。而且那
也不是什么纸,而至一个信封,信封周围支出一些黑色的屁股上的毛,这人的毛
发似乎很重。妈妈的毛发重吗?我只看过她的腋下,确实很多腋毛。

  这时小和的唱完了儿歌,但那屁股只退到了大厅中间,我家的大厅并不算太
大,按说这段路早该爬完了。但那屁股似乎爬的过于慢了,有时我甚至怀疑它在
往反方向爬。

  只见小和从那个屁缝中抽出了那封信,放在了那屁股的腰上。然后小和俯身
下去,掰开了那个屁缝。其实这个动作并不好做,因为小和下面那人的腰并不粗
,小和坐的尚且不稳,何况还要做这些动作。但小和似乎也是排练过一样,毫不
费力。

  那个屁缝被掰开了,果然屁沟里面全是黑色,并且毛发很重,看起来很脏。
屁毛长满了整个屁沟,密密麻麻地似乎已经和前面的阴毛相连在了一起。只是屁
缝的黑色延绵到屁眼处,却突然变成了鲜红,那个红红的屁眼看起来特别显眼,
就想长满杂草的澡泽地里一个鲜红的虫洞。

  然而就是这个脏脏的屁眼,似乎比欧美人最干净的屁股多处了无数倍的欲望
。我一直不喜欢欧美人光光的屁股,尤其是那种被扩张以后的。那些女优被操的
时候一脸享受的表情让我着实想上去抽两个巴掌,尤其是那种屁眼被扩的能塞下
苹果,却还在那里「嗯嗯啊啊,好硬好爽」的。

  但,眼前这个屁眼,是妈妈的吗?绝不可能,妈妈这么高贵美丽,即使真的
沉迷淫乐,也不可能有这么脏的屁眼;即使屁眼真的这样,也一定会把毛剃光了
的。

  只见小和微笑着说:「宁哥你先站着别动,我给你说说。这个屁眼别看它红
,其实可脏着呢。你看它旁边这么多褶子,这种褶子里夹的屎在擦屁股的时候可
难除掉了。宁哥你猜猜有多少个?足足有18个呢。而且我告你啊,你看这个屁
缝这么黑,那是因为这个屁眼特别能放屁,全是崩黑的。不然怎么解释那么多毛
,肯定是空气流动促进生长啊。不信我让它放个屁,来,放一个。」

  只见那个屁眼微微地收缩,仿佛在酝酿,然后「噗」地一声,放了一个长长
的屁。

  小和又是微微一笑,说:「好,继续吧。」然后放开了那个屁股,又把信封
塞回了屁缝里。

  随着那个屁股的后腿,小和又悠悠地唱起了个,我听出来,那个她最喜欢的
「Delta Dawn。开头的两句是「Delta Dawn, What」s that flower you have
on?」

  只听小和唱到」flower「时,变魔术似的从手里翻出一朵剪纸的小红花,
「啪」的一声贴在了那个屁股上,然后继续唱。那屁股似乎没感觉似的,还在有
节奏地摇。

  小和在每两句的末尾都会翻出一个小红花,因此,小和唱完时,那夹着信封
的屁股上已经贴满了红花,左右各10余个,有的甚至贴到了大腿上,本来淫靡
的场面竟多了一点欢乐。

  此时那屁股据我不足两米,我大概已经看得很清楚了。看身材那个屁股似乎
确实是妈妈的,但又不像。妈妈的胸很大,按说这么趴着早该垂下来了,但那人
的胸似乎很小,完全看不到。我心里似乎缓和了一下。

  啊!不!我看到那个人根本不是胸小,而是胸部和后背被透明胶一圈一圈地
缠了起来,像抹胸一样。看不清,但似乎嘞得很紧。

  我还在思考着,但那屁股已经退到了我的面前。小和灵巧地蹦了下来,一身
运动装甚是利落。那屁股很自觉似的抬得很高,又使自己的脸贴在了地上。

  小和似乎很得意地拍拍那个屁股,说:「宁哥站了这么久,一定热了吧,来
给宁哥扇扇风。」

  只见那屁股夹着信封,用力地摇摆了起来,虽然幅度很大,但是节奏很慢,
完全感觉不到风。

  只见小和拍拍那屁股,让它停下,然后似乎很认真地说:「哎,又失败了,
看来一张纸真的带不起风呢。记得那老屁眼儿对我说是可以的啊。」

  小和想了一会,神色又转了回来,对着那屁股一努嘴,好像是让我看看那封
信。

  我于是抽出了那信封。那信封是平平无奇,只是上面粘了几根屁毛,可能是
用力过猛导致脱落了吧。

  我撕开信封,里面只是几张16开的横格纸。

  展开一看,最开始几行写的是英文:「Love, if you feel uncomfortable or
angry or any other negative feelings after reading this letter, you can just
leave this house and come in after 5 minutes…… I promise you everything will
be normal again. Nothing happened, it is just a dream. However, if you want
to continue, just walk to the front and show her your dick. She knows what
to do.」

  这明显是小和写的,小和的中文只有小学水平,玩一玩尚可,但正经文字只
能用英文,大意是:「亲爱的,如果你读完这封信觉得不舒服或者是不同意,你
只需要走出家门,过5分钟后再回来,一切都会恢复到从前,什么都没发生,这
只是个梦。但如果你想继续,只要走到她面前然后亮出阳具,她知道该怎么做。


  下面是便是漂亮的中文,我认得出来,是妈妈的笔迹。

  「张宁,我的儿子。当你读到这封信时,跪在你面前,屁股对着你的人就是
我——你的妈妈陈阳。」

  我读到此处直觉血液一下子顶到了脑袋,之前的重重推测,原来都是自欺欺
人。这屋子里就她们两个人,除了小和就是妈妈,我早该猜到的。但是之前的侥
幸心理却让我很难相信,曾经这么高傲美丽的妈妈竟然会不知耻到如此田地。

  爸爸去世后,多少人觊觎妈妈,任凭他们财气动人,权高位重,也无法打动
妈妈半分,妈妈那时似只想与世隔绝一般。但现在,这个做着我在A片里都没见
过的羞耻动作的人,竟然也是我的妈妈。如果妈妈还有一丝反抗的决心,她绝不
会做出如此羞耻的事;如果妈妈不是全身心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头发地被小
和彻彻底底地征服,她断不会如此听话。

  我思绪没停,眼睛却以接着往下看。

  「儿子,你可能在想,妈妈怎么会变得如此下流,曾经高贵冷艳的妈妈去哪
里了?

  儿子,你是读过《刺客列传》的,春秋时期的豫让说过:士为知己者死,女
为悦己者容。智伯对他有知遇之恩,以国士带他,他也以国士回报之。豫让自贱
身躯,却报仇未成,最后含恨自杀。

  那时你还笑他迂腐,妈妈也跟着你笑,妈妈错了。妈妈现在就是豫让,小和
对妈妈的知遇之恩,调教之恩,妈妈恨不得已死向报。妈妈愿意为小和肝脑涂地
。所以小和说自己没骑过马,妈妈便是马了。

  儿子,这可能是妈妈最后叫你一次儿子了。妈妈现在是下流,是最下贱的人
,你可以鄙视妈妈,可那是妈妈的本性啊!

  告子曰:「食色性也!」妈妈以后决定遵从自己的本性,希望儿子能理解。

  妈妈以前只是以为自己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老师,教书育人,如此而已。

  但是你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媳妇小和,她发现了妈妈,调教了妈妈,最后净
化了妈妈。

  想那时妈妈是多么的颐指气使,对着我的媳妇小和指指点点,现在想想是妈
妈不懂事了。小和是妈妈最大的恩人,现在又是妈妈的主人,这样算了,妈妈是
欠了小和好多大嘴巴呢。

  哎,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往事不可追,妈妈日后只能更加听话,来
弥补当时的过错了。

  妈妈那次被抓到把柄的事,想必小和已经对你说了。

  妈妈的本性就是从那次觉醒的。

  妈妈那次露奶子的事情你还记得吗?没有小和,妈妈是不会知道,原来天下
的母亲都渴望在儿子面前露奶子啊!

  儿子,你知道吗,你摸妈妈奶子的时候,妈妈有多充实啊!当时小和让妈妈
托起了自己奶子的时候,妈妈觉得自己仿佛重生了一样。你可能觉得妈妈这是乱
伦,这是耻辱,但妈妈却要教育你。

  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破影,如露亦如电。

  世上的所有伦理在大智慧面前其实往往是不堪一击的。

  你知道吗,一世英雄的苻坚其实是被自己养的娈童慕容冲逼死的。慕容冲何
德何能,仗着自己的干爹老公苻坚才能复国,但却活活逼死了自己最大的恩人。
想必他嗦着苻坚鸡巴的时候便有取代之心了啊。

  你知道吗,其实卫灵公的夫人南子是被自己儿子逼死的啊。为什么呢,就是
因为南子宁可给宋国的公子操,也不想给自己的儿子玩弄啊。当时还有一首诗,
叫:

  既定尔娄猪,阖归吾艾豭?

  就是说南子宁可被人搞的想母猪一样,都不愿意给自己的儿子操。

  妈妈现在想想,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啊。

  说到大智慧,小和就是有大智慧的人,她能一眼看出了妈妈心里的卑贱,不
顾婆婆与媳妇之嫌,来调教引导妈妈。

  儿子,陈阳妈妈还要向你道歉。

  你刚才也看到了,那个黑漆漆的屁缝,那个红红的屁眼就是妈妈的整个肛门
呢。

  妈妈的肛门长得那么丑,又那么臭,还经常放屁,这是妈妈之前自己都不知
道的。若是没有小和,妈妈还以为自己的屁眼很漂亮呢。

  儿子,妈妈的屁眼又黑又臭,妈妈错了。

  妈妈的屁股上现在应该已经贴满红花了吧,这是因为小和说,即使再臭的屁
眼也能开出鲜花呢。她还教育我要常常给自己的儿子看看屁眼,这样才能减轻自
己的罪恶呢。

  看来,小和不光是妈妈的解放者,还是妈妈的人生导师啊。

  妈妈如今的一切都是自愿的。刚才的表演你一定看到了,妈妈骨子里就是个
卑微到无比的人啊!

  请儿子努力地接受这个淫贱的妈妈吧,让我们母子一同努力吧!

  此致敬礼

  陈阳」

  我读完了信,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看来妈妈是真的屈服了;身为儿子,看来
也没必要再帮妈妈了。于是我准备走到妈妈前面了。

  这时,我注意到妈妈签名下面有两个写得非常不经意的数字,写得很轻,很
淡——「95」。

  那「95」虽然轻,但绝不是无意写的。妈妈是个语文老师,对于不必要的
话,她不会多写一个字。

  「95……95……救我!」妈妈是在暗中想我求救,这「95」是她的暗
号!她是被小和逼的!而小和却完全没看出来妈妈的信号。

  短短两个数字,我似乎能感受到妈妈内心深处撕心裂肺的挣扎。对于妈妈这
种人,这种屈辱无异于地狱啊!

  若说之前的大脑只是充血,现在却变成一团乱麻,我该怎么办。

  最简单的办法当然是出去,只要5分钟,一切都正常了,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可是,那小和怎么办,小和在这件事里做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骗了
我。我深爱着她,她却骗了我。

  我对面的这个女人,正以最敏感的姿势,露着最隐秘的部位对着我,而她就
是我的生身母亲啊。

  我想操她吗?应该想,不然下面怎么会硬?对,我想操她。这世间有几个人
能操到自己的母亲的,而我可以,对!就这么干了!

  可妈妈的求救呢,她是我的母亲啊。妈妈若是有一点办法,绝不会出此下策
,绝不会屈辱的脱光衣服,给我看她的屁眼,更不会说出那些极度耻辱的言论。
那个」95「分明是妈妈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啊!

  可我若是出去了,我这一生中唯一一次操自己妈妈的机会就没了啊。而且永
远不会再有第二次。小和也必定对我失望吧。

  看着那个红通通的屁眼一张一合,难道不是再渴望我得鸡巴吗?我的鸡巴似
乎从来没有这么硬过,插进去一定很爽吧。

  这时,一直小手握住了我那信的手,我看到了小和。小和用另一只手指了指
妈妈撅起的屁眼,又指了指我裤子里像铁棍一样的鸡巴。她把嘴凑到了我得耳边
,只跟我轻轻地说了两个字:「永远」。

  是啊,只要我把握住这个机会,眼前跪着的这个女人就永远是我的玩物了。
我今年已经20好几了,我已经自立了,不再需要母亲了。于是我把母亲变成自
己的玩物,合情合理啊……合情合理啊……哈哈哈……

  我的心终于沉了下来,沉到了最底处。于是我绕到妈妈的面前,妈妈依然乖
乖地跪着,没有抬头。我本想装作自己没看到那个求救信号的,这样可以减轻一
些自己的负罪感。

  但似乎一股魔力驱使着我说:「95?哼!」小和自然没听懂,依然静悄悄
地站着,仿佛这事和她没关系一样。我只见跪着的妈妈似乎颤抖了一下。

  据小和后来说,我是狞笑这掏出硬邦邦的阳具的,我已经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妈妈慢慢地抬起了头,我清晰地记得,妈妈的眼睛是灰色的。自己
撕心裂肺的挣扎竟换来的是儿子的一声斥责,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断了,她的心凉
了。

  多年以后,妈妈私下和我回忆了这件事。她说她从那时起,就彻底放弃了抵
抗,一心一意地做起了我们的玩具。妈妈还说,当年真傻,以为自己会天天被小
和毒打才求救的。要是早知道是现在这样,自己哪会写什么求救信号。妈妈说话
时戴着用自己屁毛和阴毛做的络腮胡子,故意粗着声音:「爸爸,你要是当时出
门了,那小骚逼可就成了孤儿了啊。」

  我则用手插进妈妈被剃的光秃秃的屁眼,哈哈大笑说:「屁话,爸爸再选一
万次,也舍不得你这个骚屁眼儿呢。诶,话说你这一屁股毛哪去了?哈哈!」

  话说回来,当时的场景可没这么温馨。

  妈妈灰着眼睛,看着我肿胀的阳具。一字一顿地说:「陈阳谢谢主人的鸡巴
,从现在起,陈阳不再是张宁的妈妈,而是张宁的奴隶。陈阳的一切都由主人支
配。陈阳的阴道,肛门,还有所有其它部位都由主人任意使用。陈阳是主人的最
卑微的仆人,主人是陈阳的天。」

  于是直起身来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巴。说实话,妈妈的口交技巧非常差,因为
从来没经验,小和也不知道怎么调教口活。

  但妈妈很认真,绝望的认真,想机器人一样,频率一至,抿着嘴唇。我这边
则兴奋得很,没两分钟就射了。

  妈妈没有二话,当然就咽了下去。然后妈妈站起身来对我说:「请主人拆掉
陈阳的抹胸。」

  我这才又注意到妈妈胸是被透明胶裹着的,妈妈38E的胸被裹得像飞机场
一样。于是我撕开了透明胶,里面其实是保鲜膜。我一层一层地撕掉保鲜膜,最
后终于露出了妈妈的硕乳。

  之间妈妈的左乳用油笔写着「硕乳不曾缘客扫」,右乳则是「臭逼今始为君
开」。这是小和逼妈妈写的自己能想到的最淫荡的诗句。

  只见妈妈双乳头上贴着黑色胶带,胶带下各压着一根细线,线连了出来在尾
部绑在了一起,长度刚好够我牵着,显然是小和DIY的。

  这是听小和自豪地说:「宁哥,这可是妹妹我的大礼哦,今天晚上全归你了
。」

  我看看母亲,母亲满面堆笑,只是不太自然。

  我只是轻轻地拉拉绳子,说了句:「走吧。」妈妈便顺从地跟我走向了二楼
的卧室。

  那天晚上,我完全不想知道事情的缘由,以及任何经过,甚至不敢问一句话
,因为我怕我知道了答案会愧疚,会难过,甚至会放了妈妈,怨恨小和。那天晚
上,我只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归我了,是我的妻子送给我的礼物。

  那晚,我用力地操了母亲身上的每一个洞,我不记得自己射了多少次。那晚
,我让妈妈跪着,让她趴着,让她舔我的脚,舔我的屁眼。我也舔了她的屁眼。
妈妈好像一直都是我的奴隶一样,没有一点反抗,也没有一点不情愿。我们甚至
都忘记了吃晚饭。

  之后,我当然放弃了带妈妈旅游的想法,专心地享受起了小和的礼物。当然
,我也是有创意。

  思绪回来,今天可是家庭会议哦。

  只见妈妈换好了一身西装地站在电视机前,清了清嗓子,说:「同学们,上
课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