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ewe 发表于 2018-03-03
【小说名称】:折磨到死
【文件大小】:634.28 KB
【小说作者】:永远的自由
【节选预览】:

那边的浪漫正在进行,这边的韩彬酒也醒了。
  他翻过身,迷离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看。
  现在几点了?我这是在哪儿?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问自己。
  一跃身起来,没顾上整理衣服,他来到窗前,猛地拉开窗帘。嚯,已经入夜了!
  天宇像油墨,不停地倾泻着黑暗。月亮很圆,高高地悬挂。星星并不多,屈指可数,聚集在一起,像是玩耍。
  他看着星星聚集的地方,久久不愿转移视线。因为那里有座城市,城市里有座房子,里面住着自己的妻子。
  她在干什么?有没有给我打电话?他想着这些奇怪的问题。
  他开始摸索手机,打开来,发现并没有未接电话或信息的提示。于是,他重新走到窗户前,继续凝望家的方向。
  为什么那个身影总也挥之不去呢?难道我是一个心胸狭窄的男人?那飞吻又能说明什么?电话占线又能说明什么?你不是自己都说过去了吗?
  唉……
  真是个小男人!
  他摇了摇头,自嘲地笑了笑。
  出来两天了,该给她打个电话了。或许,她也如自己一样,凭窗眺望,思念泉涌。
  总之,他开始清醒,因为思念而清醒。夜色有时就是这般神奇,可以抹平心中的幽怨,而这样的神奇,白昼是永远无法办到的。朦胧,朦胧的环境下,什么都可以轻松起来。
  --晚餐进行到一半,刘媛媛脸色泛红,显得格外娇嫩可人。
  张猛看在眼里,心神俱往:“媛媛,你真是个尤物,世间难得的尤物。”
  被张猛这么一说,刘媛媛脸更红了,她羞愧似地低下头:“张猛,你该回房间了,我们早点儿睡觉,养足精神,明天好好出去玩。”
  刘媛媛说的是实在话。因为之前,张猛向她保证过:预定的是两间房,他们一人住一间,并且发誓只是带她出来旅游,而不会有其它非分之想。
  正是基于保证和发誓,再加上自己对浪漫的向往,她才如此大胆地答应一个异性的长途旅游邀请。她深信,平时唯她是从的张猛,绝对不敢对她造次。当然,这只是她的一个想法罢了。其实,心脏跳动的频率告诉她:她喜欢和张猛在一起,只要不伤害到自己的家庭。
  对于性这些必然考虑因素,她没有多加推敲,只是无端地认为:尽量不要发生,否则难以交代。
  至于向谁交代,又交代什么,她更是懒得去想。没有发生,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何必去多想呢?我才不像她们那帮女人,提到哪个男人,都要把人说成色狼。
  哦!这个天真的女人,她心中的世界,总是这样浪漫,浪漫到对黑白天空下的人性一无所知。是谁的错呢?她的错?这个世界的错?
  不知道。没有答案。
  张猛突然拍拍脑门:“哎呀,看我记性,都忘记了跟你说。本来是预定两间的,钱都汇过去了。可后来酒店方面致歉说,只有一间房,其余都被预定了。”
  “啊?怎么会这样?”
  “本来我想提前告诉你的,可后来走得匆忙,一时间,把它给忘了。”
  “那我们晚上怎么睡啊?”
  “怎么就不能睡了?抱一起睡啊!”张猛淫笑道。
  “去,别瞎说。”刘媛媛嗔怨道。
  “我没瞎说,媛媛,我喜欢你,难道看不出来吗?”张猛突然激动起来,上去抓住刘媛媛的手。
  突然遭遇这种情况,准备不足的刘媛媛立即缩回手:“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但我们不能那样,否则……”
  “否则什么啊?婚姻没有权利限制爱情的自由。刚才你也说了,你喜欢我,我们是相互喜欢,那么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张猛打断了她的话。
  “在一起?”
  “是啊,在一起,就像今晚这样。”
  “吓我一跳!我以为你要说结婚呢?”
  “哈哈……”张猛忍不住笑起来。
  是的,这个女人的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你笑什么?”见张猛突然大笑起来,刘媛媛不解地问。
  “我笑你真是太可爱了!我想,每一个男人,都会为你而疯狂。”
  “为我而疯狂?”
  “是的,为得到你而疯狂,”张猛收起了笑,很严肃地说,“我就是其中的一个,一个为你而疯狂的男人。”
  “你,你别这么说,这样会让我感觉害怕。”刘媛媛紧张地站起来,浴巾有些松散。
  她用一只手提着浴巾,防止它脱落,却露了白皙的大腿。
  张猛的视线落在她的大腿上,慢慢上移……
  刘媛媛慌忙放低了浴巾,腿也弯曲下来:“张猛,你别这样。否则,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遮掩似乎总是顾上不顾下,浴巾护住了大腿,却不能护住饱满的乳房。张猛注意到了:凝脂一般的两个小半圆,拥挤成了一道乳沟,充满着诱惑。
  刘媛媛看着张猛的眼神,意识到什么,连忙低头一看,遂直接蹲下身来,并“哇”的一声哭出来:“你别这样,别这样……”
  此时的张猛,已成发情的野兽。他浑身紧绷,血管暴突,眼睛里全是贪婪的欲望。没有理会刘媛媛的话儿,他马上跑上前,一把将她抱起,再用力扯下整条浴巾……他愣住了,为眼前这无与伦比的肉体。这是他一直想占有的,一直做梦都想占有的,现在却成了现实。
  “媛媛……”他失声叫道,一只手还紧紧地抓着浴巾。
  “啊……”突然清醒过来,刘媛媛尖叫一声,猛地再次蹲下身体,并用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
  没有再犹豫,也没有了平日的温柔,张猛扑上去,直接把她压在身下,嘴里还不停地嗫嚅:“媛媛,我的宝贝,我的宝贝……”
  反抗已经没有意义,何况刘媛媛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意识。她揪扯着张猛的衣服,无力地喊:“别这样,求求你,求求你……”
  然而,身上的张猛,已经不是原来的张猛。他毫不在意刘媛媛的苦苦哀求,只闷头亲吻,双手也开始到处乱摸……猎人在进攻,猎物在挣扎,结果没有必要怀疑,却极类似生态法则。

  猎人在呐喊,猎物在哀求,捕猎也将进入高潮。然而,手机铃声却不期而至。
  清脆的手机铃声,让这个金碧辉煌的房间顿时变得压抑起来。歌曲名叫《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男人哭吧哭吧
  不是罪
  尝尝阔别已久眼泪的滋味
  就算下雨也是一种美
  不如好好把握这个机会
  痛哭一回
  张猛停下疯狂,看了看身下的刘媛媛。
  刘媛媛泪眼婆娑:“让我接下电话吧,是我丈夫韩彬打来的……”
  “算了,别接了。”张猛再次把头埋进刘媛媛胸脯上,不断地吮吸。
  刹那间,刘媛媛停止了哭泣,也不再揪扯。她无力地垂下双臂,闭上眼睛,在凄惨的铃声中,感受着丈夫之外的男人给她带来的冲击。
  -韩彬从耳朵上摘下电话,疑惑着:怎么不接电话?这么早就睡着了?
  这次电话,虽然没有占线,但迟迟没有人接,让他的思路又不安起来:不会啊?以前给她打电话,从来都是接的啊?难道出事儿了?
  刘媛媛确实出事儿了,出了他难以想象的事儿。
  几分钟后,李小薇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她眯着眼睛,看了看手机屏幕,再想了想,还是接了。
  “韩彬,怎么了?”
  “哦,你睡了吗?”
  “早睡了,这么迟,谁还不睡啊?”
  “哦,对不起,打搅了。”
  “别,没事儿,说吧,什么事儿?”
  “媛媛在你那里吗?我打她几遍电话了,都没接。”
  “不在啊。那应该睡着了吧。”作为朋友,她有责任掩饰真相。
  “恩,可能吧。那我再打打看。”
  “算了,你别打,我去帮你看看。”
  两家靠得很近,仅仅隔着一条街道,大概需要10分钟的时间。
  “这么晚了,还是算了吧。”韩彬觉得不妥。
  “没事儿,再说,我被你吵醒了,没那么容易再睡着。何况,我也担心她出事,正好去看看。她是你的,也是我的,对吧?”李小薇玩笑着,生怕韩彬起疑心。
  “恩,那谢谢你。你去看看,如果没事,就算了。”
  “好。你等我电话。”李小薇装着起床的样子,发出很大的声音。
  挂了韩彬的电话,李小薇没顾上披件衣服,就慌忙给刘媛媛打电话。
  她是喜欢裸睡的,因此赤着上身,神情紧张。
  张猛虽好色,但能耐有限。在刘媛媛身上折腾了不到十分钟,便鬼哭狼嚎般完成了最后的呻吟。他肥胖的身躯覆盖在刘媛媛娇小的身体上,许久才撅起屁股,翻躺到一侧。
  两个人就这样赤裸地并排躺着,谁也没有说话。张猛看着刘媛媛一侧的脸庞,依旧气喘吁吁。刘媛媛看着天花,咬着嘴唇,神态恍惚。
  一些液体,滑溜出来,刘媛媛没动弹,也没去擦拭。
  “你哭了?”张猛觉察到自己做得有些过头。
  女人楚楚可怜的神情,总能轻易让男人产生恻隐,即使还刚才狂放不羁,化作禽兽。
  刘媛媛没有回答他,而隐约觉得两腿之间,也有液体在流淌。
  “已经这样了,别难过。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张猛坐起来,丝毫没有之前的蛮横。
  同时焉巴的,不只是话语和神情,还有刚才还雄赳气昂,后来一泻千里的男人命根。
  见刘媛媛依然不说话,张猛弯腰拽起她的手,朝自己脸上掴:“都怪我,一时欲火烧身,完全不顾你的感受,媛媛,你原谅我吧,何况,我是爱你的,会一直爱你……”
  手机铃声打断了张猛的表白。
  刘媛媛一甩手,根本不顾自己浑身赤裸,骨碌爬起,拿起了桌旁的手机。
  “是媛媛吗?”李小薇在电话里问。
  “恩……”刘媛媛应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
  “你怎么了?韩彬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李小薇又问。
  刘媛媛回头看了张猛一眼,恨恨地。然后,跑跳着走进浴间,并猛力关上门。
  “你怎么了?说话啊?”李小薇焦急道。
  “我没事儿,刚才睡着了。他说什么了吗?”
  “没有,就问我,你是否在我家里,为什么不接电话。你别没良心,看人对你多好。赶紧回个电话,免得节外生枝。”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小薇。”
  “谢我啥啊?给你圆谎?我的小祖宗啊,你就行行好吧,别再这样了,看一眼香港,马上就回来吧,好不好?”
  “恩,我明天就回去。”刘媛媛很激动,差点儿要哭出声来。
  泪水又开始流淌,在下巴处聚集,然后低落在光滑的地板上。香港,香港,这就是她来香港的第一夜。因此,她已经完全没有最初的激情。非但如此,她甚至要痛恨起这个地方来。
  “你怎么了?”李小薇听出对方说话不对劲儿,不禁产生怀疑,“是不是张猛欺负你了?是不是?”
  这一问,让刘媛媛立即意识到,该收敛自己的情绪。于是,她努力对着手机微笑:“没什么,你别乱猜测。香港很美,我已经看到了。所以,明天就回去。”
  “那就好,明天一定回来?”李小薇不放心地追问一句。
  “一定。”
  “那好,你赶紧给韩彬回一个电话吧,免得他又想多了。”
  “恩,我知道了。”
  “对了,我跟韩彬说去你家看看的,别说漏嘴了。”
  挂了李小薇的电话,刘媛媛从浴架上取下一条浴巾,将自己赤裸的身体包裹好。接着,对着镜子,调整了一番表情,然后走出浴间。
  “张猛,我给老公打个电话,你千万别出声。”
  “哦,好好……”张猛蜷在沙发上,木鸡似地点头。
  在张猛的注视下,她躺在一旁的条形沙发上,然后给韩彬打电话。
  “老公,你给我打电话了?”她温柔地问,尽管嗓音沙哑,但丝毫听不出异样。
  之所以要躺下来打电话,也是有意而为,这样发音更有助于产生逼真的效果。那就是,让韩彬觉得,刘媛媛此刻正躺在家里的床上跟他说话。
  “恩,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今天身体不舒服,好象感冒了,嗓子都沙哑,所以早早就睡了。手机一直都放在客厅的吧台上,所以也没听到。要不是小薇来敲门,我现在还在酣睡呢。”
  “哦……”一切都很吻合,韩彬的疑惑瞬间消除了,“感冒严重吗?需要去医院打点滴吗?要不,让小薇陪你去一趟吧?我现在还在深圳,没法回去。”
  “没事儿的,也许明天就好了。你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要当心,也要早点睡觉。”
  “恩,那你快继续睡吧。忙完了这边的事情,我立即回去。”
  “好,那我睡了,晚安。”
  一切都仿佛表演,却精湛到天衣无缝。
  然而,放下电话,刘媛媛一摸额头,发现满是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