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d374885457 发表于 2017-10-25
【小说名称】;重生诡情之我是谁
【文件大小】;1.0M
【小说作者】;楚生狂歌
【节选预览】;

紧闭干涩的阴道突然插进了一根手指,谷琬妤又羞又痛,
身体僵直向前压在了木箱口子上顶得她一阵腹痛,
被封住的嘴巴里又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方玉龙没有理会谷琬妤的挣扎,手指在美妇人的阴道里来回地抽插,
还不时上下划动着肥美的阴唇。

慢慢地,谷琬妤的阴道里开始湿润起来,方玉龙感觉差不多了,
拉下宽松的沙滩裤将勃起的肉棒对准了谷琬妤的阴户猛插进去。

虽然跟方玉龙相会的次数不多,但每次相会,
两人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性交如今这场戏演结束了,
谷琬妤以为方玉龙不会像以前那样迫不及待跟她性交了
没想到方玉龙还是老样子刚把她从木箱子里抱出来就将他粗大的肉棒插进了她的小骚穴。

这是这么多次来,谷琬妤第一次感觉到身后强壮的男人性交没有快感。

她的身体都快脱水了,阴道里也是干涩的,
虽然方玉龙用手指先插了几下但他的手指根本没法和粗大的龟头相比。
方玉龙以为可以了,那么粗大的龟头猛塞进去,
都快把她阴道内的嫩肉皮都磨掉了。

这是真正的强奸,身后的男人在用暴力强奸她!

更让谷琬妤感到难受的是,
她的小腹压在木箱的口子上身上只穿了一条薄薄的碎花裙,
跟光着肌肤磨在木板上差不多。
而且方玉龙的力量很大,有种要把木箱压垮的感觉。

「呜呜……」谷琬妤喉咙里发出死一般的悲鸣。
早晨她还为周大江的死窃喜呢,没想到全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徐源花这么大的心思利用她除掉周大江,肯定有了控制华胜的全盘计划,
而她自己为徐源除掉了周大江这个最大的障碍。

身后如今变得粗暴的男人呢,徐源为干什么要把她送到这里来交给他?

谷琬妤浑身没力,
但河边的清风让她头脑清醒着。
远处的河对岸好像还有人影在晃动,身后的男人竟然没有回避的意思。
或许他觉得河岸的人看不清这边,或许他根本就不在意。

方玉龙揭下了封在谷琬妤嘴巴上的胶带,
可以说话的谷琬妤立刻哀求道:
「求求你……轻点儿……我痛……」「痛个屁……你个骚屄又不是第一次被我肏,
还装什么纯。
」方玉龙压着谷琬妤又是一阵猛挺,谷琬妤的阴道此刻已经变成了温暖湿滑的小肉洞,
紧紧包裹着男人的龟头似磨非磨,似吮非吮,
无比舒服。

方玉龙那管谷琬妤被暴力强奸的不适,用力扒下了美妇人的连衣裙,
只是谷琬妤的双手还被缚在背后吊带裙也脱不下来,
方玉龙干脆狂性大发将连衣裙给撕烂了,连同美妇人的乳罩也扯了个精光。
汗水浸透的玉背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惹得方玉龙忍不住在美妇人的后背上连拍了两巴掌。

「啊!」谷琬妤发出了连连惨叫。
美妇人的后背光滑细嫩,不像屁股上有那么多肉,
被方玉龙连拍两掌感觉整个胸部都要被打穿了。
也许是谷琬妤的叫声太响了,河对岸农田里有身影向这边张望。

「骚货,叫这么响干什么,看河那边的人都来看你了。
」火热的太阳下,方玉龙一手抓着谷琬妤的手腕,
一手抓着美妇人的肩膀粗大的肉棒在美妇人的小骚穴里不断进出。

「啊……」听到方玉龙对岸有人看这边,
原本低着头的谷琬妤努力仰起头来果然发现对岸有两个干活的农妇在朝这边张望,
羞得谷琬妤的身体又忍不住颤抖起来。
「不要……被看见了……」虽说谷琬妤算不是贞女节妇,
但光天化日之下在河边野合还被对岸的农妇看着,
让一心想做贵妇人的谷琬妤感到无比的羞耻。

方玉龙能清晰感觉着谷琬妤的阴道因为羞耻而产生的痉挛,
吮吸着他的肉棒和龟头让他能感觉到美妇人阴道的深处产生的那股灼热的紧缚感。
如同一个灌满了温水的腔体紧紧裹住了他的龟头在轻轻吮吸,
那种感觉在火热的阳光特别舒畅仿佛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人在尽情交欢。

「叫吧,再叫大声点。
」方玉龙自然不会对谷琬妤有什么惜香怜玉的心思,
压着美妇人的身体又猛顶上去将他粗大的肉棒深深插入美妇人的阴道。
勃发的欲望让方玉龙的肉棒无比粗大,撞在美妇人的子宫颈口,
酥麻难忍。

「啊……好痛……轻点……求你轻点……」谷琬妤的小腹压在木箱口上,
痛得她苦水都吐了出来。
方玉龙怕再这样下去会把谷琬妤的肚子压坏了,
从木箱里拿出两块泡沫垫子放在地上做成一个简易的床垫,
拉着谷琬妤像骑马一样趴在了泡沫垫子上。

方玉龙一边肏着谷琬妤的小骚穴,一边解开了绑在美妇人手腕上的绳子,
让美妇人像小狗一样趴在地上。
全身获得自由的谷琬妤轻松了很多,但她还全身无力,
只能靠着上半身支撑趴在泡沫垫子上翘起圆润的臀丘给方玉龙肏弄。

换了个姿势的谷琬妤很快适应了方玉龙的大肉棒,
虽然她的阴道还隐隐作痛但她已经能忍受得住了。

方玉龙对谷琬妤没什么特别的爱意,完全是肉体的发泄。
一直到四点钟,太阳偏西了,方玉龙才从谷琬妤红肿的阴户里抽出了射了精了肉棒。
谷琬妤依旧趴在泡沫垫子上,强烈的高潮让身体虚脱的她早就晕了过去。

「起来!」方玉龙拉上沙滩裤,用绳子狠狠抽打着谷琬妤光滑的后背,
在美妇人的后背上留下一道道血红的痕迹。
巨大的疼痛让谷琬妤立刻清醒过来,拖着柔软无力的身子向前躲避着,

翻过身子对着方玉龙哀求道:
「别打了……我一切都听你的。

」美妇人身上的裙子已经被方玉龙拉成了布条,
只有裙摆还能遮住她火辣辣的阴户。

「走,去那边的小屋。
」方玉龙收起绳子,谷琬妤立刻用力爬了起来。
看着四周荒凉的码头和河对岸依然在地里干活的农妇,
心里祈祷着那几个农妇别再看她这边了。

从谷琬妤被强奸的地方到小屋还有二三十米远,
胯间酸痛的谷琬妤只能移着小碎步努力跟在方玉龙后面。

「你……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到了小屋里,
谷琬妤问方玉龙。
回答她的是鞭子的抽打,这回是真正的皮鞭,
抽在谷琬妤的屁股上不会伤到她的人,但却非常疼痛。

「从现在开始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要叫我主人。
不让问的时候不能问任何问题,听明白了吗?」方玉龙停止了抽打,
双眼盯着谷琬妤让谷琬妤的心头忍不住颤抖。
眼前的男人和她所认识的那个男人完全不同。

「听明白了吗?」方玉龙突然放大了声音,
用鞭子抽打着谷琬妤。

「我明白了。
主人,我明白了。
」谷琬妤被方玉龙抽得疼痛无比,知道曾经跟她缠绵过的男人不是在演戏。



[ 本帖最后由 asd374885457 于 2017-10-25 10:03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