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夏 发表于 2016-04-14
作者:kuckywolf
字数:5883

             
                (1)

  自云南回来后,一直和绮梦都没有联系,最多在微信给对方的朋友圈相互点
个赞,发表点简短的评论。

  七月,杭州的骄阳似火,我依旧无所事事,工作平淡如水,出差、上班、偶
尔和几个炮友做点床上运动,似乎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七月的一个周五,我正在
手机上斗地主,忽然收到绮梦的语音:「色狼,在忙什么呢?晚上一起吃饭吧!」
我脑海里马上浮现的全是绮梦在我身下娇喘的样子和她身上迷人的乳香。「好啊,
你在哪里,5点我来接你。」我回复。

  「5:30你来解放路靠近吴山广场这边的肯德基旁边公车站接我!」于是
接下来的牌局输的一塌糊涂,根本就无心继续,一直熬到5点钟,我似乎就没赢
几局,看时间差不多了,急忙出门赶往解放路,顺便给绮梦发了个短信:「我出
门了,希望能准时看到你。」绮梦回个笑脸。

  本来只要五分钟的车程,因为上下班,走了快半个小时才终于赶到,在肯德
基旁的公交站,我在等车的人群里看到了绮梦,她婷婷的站在人群的边上,还是
齐肩的黑发,一袭深红色的工作裙,黑色的丝袜,脚上玫红色的高跟鞋,依然柔
美的脸庞,充满了迷人的风情。

  我把车子靠近她,打开车窗,「美女,需要司机吗?」

  绮梦看见我,冲我做了个鬼脸,拉开门上车,「我才不要这么色的司机,给
你个机会请本姑娘吃饭吧。」

  「乐意效劳,女士,您想吃什么?」说完我张开双手,向她发出一个拥抱的
邀请。

  绮梦看着我,轻轻的靠过来,我闻到她身上熟悉的乳香,不过比上次淡了许
多,我将她搂在怀里,脸埋在她的发梢,贪婪的呼吸着她迷人的气息。忽然,身
后传来剧烈的喇叭声,我占了人家公交车的道,公交司机不满了。

  绮梦推开我「快走吧,不然公交司机要揍你了!」绮梦幸灾乐祸。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我边说边启动车子上了车道。

  绮梦伸手掐了我一下,「你个大色狼,就这么油嘴滑舌的骗我。」

  「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子也曾经曰过:食色,性也!诗经还曾经曰
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哼,你就是个色狼,还拽这么多文!」绮梦皱皱小鼻子。

  我们之间似乎还是这么和谐,一路打打闹闹,我带着她直奔龙井村,这边有
很多的民居,清净优雅,做的食物也清淡可口,比较和绮梦的胃口。

  「你就不怕我把你卖了?」我发现她似乎没问要去哪里。

  「不怕,本姑娘修炼多年,才不怕你个大色狼。」

  「阿弥陀佛,那贫僧今天就替天行道,把你这妖孽降服了。」我右手扣住她
的左手,绮梦也把头靠在我肩上。

  在龙井村吃了一餐清淡的江南风味,绮梦的气息仿佛这西湖的烟雨,清淡而
柔美,充满了江南的味道,让我不能自以。

  吃完晚餐,天色也将黒,开车回杭州,「梦梦,今晚不回家了吧。」

  「嗯,不过你不许欺负我。」

  「好啊,那我带你去看电影吧。」

  「好啊,最近放什么?」

  「我也不知道,过去看吧。」

  电影院刚好在放《霍比特人4》,于是我们买了票,进去的时候还给绮梦买
了一桶爆米花和水,也许是快下线了,影院也没多少人,我们进去的时候电影已
经开始了,找了一个座位,我就抱着绮梦坐下,绮梦拧了我一下,也就乖乖坐在
我怀里,也没说要自己坐。

  闻着她身上迷人的香气,即使年度大片也吸引不了我的注意力,我搂着她的
腰,舌头轻轻含住她的耳朵,绮梦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用力的捏着我的手,我
慢慢的顶着绮梦的脸,将嘴覆上她的樱唇,舌头伸进她的嘴里,绮梦也热烈的回
应着我,我的双手抚摸着她穿着丝袜的光滑大腿,当摸到她的内裤的时候,发现
她的内裤都湿了,她挡住我罪恶的双手轻声说道:「不要在这里好吗!」

  「那我们走吧。」

  「嗯。」绮梦点头。于是我牵着她的手出了影院,开车直接来到西湖边的华
侨饭店,要了一间大床套房。拿了房卡直奔房间,关上门,我就捧住绮梦的脸,
吻住了她的嘴,绮梦也搂着我的腰,热烈的回应着。我吻着她,双手揉着她丰满
的胸,感觉自己的下身要爆炸了。

  于是,我将绮梦顶到墙上,右手伸进她的裙下,隔着她的丝袜轻轻揉着她的
娇嫩私处,绮梦嘴里发出呻吟,双手用力的搂着我的腰,我的嘴胡乱的咬开她的
上衣,轻咬着她粉红色的围胸,她的内裤又开始湿润了,我引导着绮梦解开我的
裤子,脱下内裤,当她的手握住我暴涨的下身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将她用
力的顶在墙上,拨开她的内裤,右手托着她的左腿,左手扶着下身,找到了绮梦
湿漉漉的娇嫩花口,在穴口轻轻摩擦几下,腰一发力,暴涨的下身一下子全部进
入了绮梦的身体,绮梦发出一声娇吟,双手抓住了我的后背,我托起她的双腿,
猛烈的抽插着,绮梦柔软的下身紧紧的包裹着我,剧烈的喘息和娇吟刺激着我的
神经,而我仿佛化身中世纪的骑士,不知疲倦的刺出自己的长枪,勇往直前。啪
啪啪啪的声音在房间里连续不断的回响,汗珠附着在我们的身体上,绮梦流出的
爱液打湿了我的毛毛,最后顺着我的大腿往下流,我再也忍不住,喷发的精液涌
入绮梦的身体,绮梦剧烈的娇吟,双腿缠住我的臀部,双手用力的搂着我,下身
紧紧的贴着我的下身,温热的小穴剧烈的蠕动,泛出一股股火热的爱液,我们一
起到达了爱的顶峰。

  我抱着绮梦退到床沿坐下,我们的下身还连在一起,绮梦仿佛一条没有骨骼
的美人鱼,瘫软在我身上,汗珠打湿了她的头发,贴在她脸上,我捧起她的脸,
轻轻吻着她,用舌头为她舔去汗水。

  就这样休息了几分钟后,绮梦终于恢复了一些体力。双手插进我的头发,搂
住我回吻。

  「梦梦,我去开空调,太热了。」

  我将绮梦从我身上抱下来,起身开了空调,又把卫生间的热水打开,走到床
边,把自己扒得精光,将绮梦扶起,帮她脱了外套和衬衣,绮梦的上身就剩了一
条粉红色的围胸,包裹着她饱满的乳房,上面两颗挺立的樱桃凸显出来,我俯下
身,轻轻咬着她的樱桃,绮梦无力的推开我「色狼,先抱我去洗洗吧,我没力气
了,身上黏糊糊的,好难受。」

  「嗯,你起身,我帮你脱了裙子再抱你你去洗。」绮梦配合的抬起身体,我
脱下她的裙子,丝袜被我撕坏了,粉红色的内裤上也沾满了我们的爱液,于是我
也就没管,除掉她的围胸,抱着半裸的她走进了浴室。

  绮梦穿着撕坏的黑色丝袜抱着胸站在浴室里,粉红色的内裤若隐若现,我调
好水温,花洒里的水均匀的洒在绮梦的肩上,顺着她的身体往下流,我轻轻的搂
住她,双手抚摸着她光滑的后背,绮梦也伸手抱着我,饱满的乳房贴着我的胸
「我给你打沐浴露吧。」

  「嗯。」绮梦点头。

  我涂满沐浴露的双手在绮梦的身上游走,引来她的身体轻轻的颤栗,我让她
扶在墙上,双手抚摸着她的翘臀,手指不时滑进腿间,触摸着她丰满的鲍唇,自
己的下身在这暧昧的氛围里慢慢的复苏,最后暴涨而立,拿过花洒将绮梦和自己
身上的沐浴露冲洗干净,我从后面抱着绮梦,双手覆盖搓揉着她的乳房,下身在
她的花穴口摩擦着,绮梦转头和我亲吻,花穴里也慢慢湿润起来,于是,我扶着
她的臀,慢慢刺进她温暖的身体,轻轻的抽插,绮梦咬着自己的发梢,嘴里发出
迷人的娇喘,脸上的表情极为迷醉,我将自己被绮梦润湿的下体拔出,慢慢顶在
她的菊花口,往里插入,绮梦发出痛苦的呻吟,伸手来掐我的大腿,我将她的手
握在自己的手里,拔出阴茎,又塞进她湿滑的阴道,反复几次,我暴涨的下体终
于全部插进了绮梦的后门,我感受着绮梦火热的腔道紧紧的包裹,开始慢慢的抽
插,绮梦痛并快乐的声音和表情让我化身为狼,最后变成了勇猛的冲刺,一股股
滚烫的精液全部射进她的身体。

  激情过后,我们冲洗干净身体,我搂着绮梦躺在床上「梦梦,你的下面怎么
还是没长毛毛?」我问道。

  「老是刮毛很麻烦,我就买了脱毛膏,你不喜欢吗?」绮梦问道。

  「没有啊,干干净净的很漂亮,让我再看看吧。」我淫笑。

  「啊」绮梦发出惊呼「不行了,刚才都两次了,我肚子饿了。」

  「哦,那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

  「可是我的丝袜被你扯破了,内裤也湿了,我怎么出去啊。」

  「要不叫酒店送餐?」

  「但是还是没衣服穿啊。」

  「房间的柜子里好像有付费的丝袜和内裤,我去拿来给你穿吧。」我说道。

  「才不要呢,都没洗过。」绮梦白了我一眼。

  「……」我无语了「那怎么办?」

  「我跟家里说我要出差,车上有换洗的衣服,我们先去拿衣服再去吃东西吧。」
绮梦说。

  「你车在哪里?」

  「就在你接我的那边,我们公司楼下的地下停车场。」

  「行,那你穿衣服,我们过去拿。」

  绮梦穿上衣服,不过下身除了裙子就只有高跟鞋了,还好是晚上,出了酒店
就上车,也不怕走光。我们开车来到绮梦的车旁,一辆红色的两厢福克斯,帮她
从车里拿出一个超大粉红色的行李箱,真不知道她那两厢车里怎么放进去的,把
箱子拿到我车上后,绮梦在车的后座上穿上内裤和丝袜。开车找了一家餐厅吃了
点宵夜,吃完回酒店的时候,天上落起了雨点。

  「梦梦,你要出差几天啊,时间长的话我们出去转转吧。」我问她。

  「我们一般出差也就四五天,具体我没跟家里说,我老公到北京出差了,孩
子我妈带着呢。」绮梦回答。

  「那明天我们去乌镇吧。」

  「乌镇我去过了,不好玩,换一个。」绮梦调皮的笑道。

  「苏州?」

  「苏州更没意思,我们去周庄吧,我没去过,网上看别人说好美。」绮梦提
议。

  「好啊,你说了算。」我搂着她的腰回答。

  「色狼!」绮梦靠着我的肩轻轻的说。

  「哦,想起来了,要去买紧急避孕药吗?」我问。

  「不用了,我去医院上了环了。」

  「那不是便宜我了?」我笑问。

  「你知道就好!」绮梦捏了我的手臂一下。

  回到酒店,我们相拥着躺在床上,听着窗外刷刷的雨点,绮梦也许是太累,
一会就睡着了,我关了灯,搂着她也进入了梦乡。

  半夜,一阵惊雷把我惊醒,我拧开床灯,却发现绮梦早就醒了,用力的搂着
我的腰,在我的怀里瑟瑟发抖「你怎么了?梦梦」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问道。

  「好吓人的雷声,我害怕!」绮梦的声音有点发颤。

  绮梦柔弱的样子让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只想把她楼在自己怀里,安慰她
「那你怎么不叫醒我?我陪你说说话你就不怕了」

  「我看你睡的那么香,舍不得打扰你,抱着你就好了」绮梦轻轻说。

  「睡觉哪里有我的梦梦重要,吓坏了我会心疼的。」我变说边吻着她的额头。

  「相公,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会心动的。」绮梦说着仰起头来吻我。

  「那你就嫁给我好了。」我轻咬着她的唇。

  「不行的,我老公他对我很好,只是他没你这么色。」

  「我这是情不自禁,谁叫你这么迷人。」

  「哼!」

  「你说我色,那你们多久做一次爱?」我问道。

  「十天左右一次吧!」绮梦想了一下回答。

  「啊,这么少,你们家那位好浪费哦,要是我就从此君王不早朝了。」

  「所以你是色狼,我老公是君子。」绮梦轻笑「食色性也!这还是君子的祖
宗说的。」我摇着脑袋装样子。

  绮梦笑了,「我才懒得和你说。」小手轻擂我的后背。

  我轻吻着她的嘴唇,舌头撬开她的牙齿,贪婪的吸吮着她的舌头。绮梦慢慢
的动情了,我起身伏在她身上,舌头顺着她的身体下滑,白皙的脖子,漂亮的锁
骨,饱满的乳房,娇嫩的乳头在我的舔舐中开始涨大,当我的舌头在她的肚脐滑
动的时候,我能感觉到绮梦的身体在轻轻颤栗。

  绮梦身上穿了一条白色的贴身内裤,我撑起双手,舌头慢慢来到了绮梦的下
身,隔着内裤轻咬,绮梦发出阵阵娇喘,双手用力的攥住被角,我跪在床上,分
开她的双腿,伸手拨开她的内裤,用自己的胡子茬轻轻在绮梦的花穴周围来回摩
擦,绮梦的双腿夹住了我的头「不要,色狼,好痒啊。」绮梦轻声说道。

  我掰开她的双腿,大嘴直接覆上绮梦娇嫩的花穴,绮梦发出一声剧烈的娇吟,
我的舌头轻舔着她的G点,感觉她肉肉的豆豆在我舌头下慢慢变大,她的嘴里也
发出诱人的喘息,我倒躺在床上,让绮梦翻身骑在我身上,绮梦背对着我,帮我
除去平角裤,我暴涨的下身就这么挺立在空气里,绮梦的手顺着我的大腿握上了
我的阴茎,「色狼,你这个东西好大啊,我两只手都快握不下了。」

  「那你喜欢吗?」我色色的问。

  绮梦用力捏了我的下体一下。

  「哎哟,捏坏了你以后就没得用了。」我叫道。

  「哼,不用就不用。」绮梦娇哼道。

  「这你说了可不算。」说完我将绮梦的身子拉过来一点,爬跪在我头上,我
的嘴轻吻着她的大腿,慢慢来到她的穴口,绮梦双手撑在床上,小嘴靠近了我的
下身,舌头轻轻在我的龟头划过,我感觉自己的阴茎慢慢被一个温暖的洞穴吞没,
湿润而温暖。

  绮梦的花穴慢慢变得润滑,每当我的舌头划过穴口的豆豆,绮梦都发出诱人
的娇吟,我将她的双臀推到我的下体,绮梦半蹲在床上,扶着床头,湿润的花穴
慢慢将我的阴茎吞没,我双手托着她的双臀,让她的身体缓缓起落,随着时间的
流逝,绮梦的动作越来越快,嘴里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急,忽然,绮梦爬在我腿上,
大腿死死夹住我的双腿,双手用力抓住我的脚,身体剧烈的抽插,嘴里剧烈的呻
吟声在房间里回荡。

  窗外的雷声和雨声混杂着绮梦的娇吟,房间里淡淡的灯光让绮梦的身体涂上
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我坐直身体,双手从后面覆上绮梦的乳房,轻轻揉捏着她
发硬的蓓蕾,绮梦双手撑着我的大腿回头与我亲吻,火热的花穴紧紧的包裹着我
的阴茎。绮梦爬在床上,挺起圆润的臀部,我伏着她的腰,坚硬的下体用力的一
下一下的送进她的身体,绮梦如泣如诉的呻吟混合着窗外的雨声,让我欲罢不能,
伴随着绮梦越来越剧烈的声音,我抽送的频率越来越快,力度也越来越大,忽然,
伴随着她的花穴剧烈蠕动,一股股温暖的爱液随着我的抽动从下体的结合部被带
了出来,绮梦爬在床上,身体剧烈的抽搐,口水也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由于睡
前的两次欢好,我的下体依然坚挺,我将绮梦翻过身来,拥在怀里,亲吻着她的
脸,双手抚摸着她的后背,几分钟后,绮梦终于从高潮中回味「相公,我不行了!」
绮梦的声音柔软而沙哑。

  「可是他这么办啊,我还没好呢。」我撑起双手,轻轻耸动了下在她穴口狰
狞的阴茎,轻轻的挺身,阴茎就滑进了绮梦湿滑的身体。

  「啊」绮梦惊呼,双手抱住了我「相公,让他呆在里面别动,再让我休息下。」

  「嗯」我的下体停留在绮梦的身体里,轻轻的压在她的身上。

  「相公,你怎么还没好?我都不行了,要被你弄死了。」绮梦抱着我说道。

  「你刚才还不是好猛,床单都湿了。」我笑道。

  「坏蛋,就知道欺负我。」绮梦说着咬了我的肩膀一下。

  「舒服吗?梦梦」我问道。

  「嗯,我第一次这样。」

  「这样?什么样啊?」我坏笑。

  绮梦没说话,搂着我的后背,用力咬着我的肩膀。我撑起双手,下体慢慢的
开始抽动,绮梦的嘴咬着我的肩,发出含糊的娇吟,随着我抽送的加速,绮梦的
牙齿松开了我的肩,嘴里的娇吟越来越高亢,我剧烈的抽动,每一次都将阴茎全
部抽出再插入,下体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疯狂的插入绮梦娇嫩的身体,汗水顺着
胸口滴在绮梦身上,终于在绮梦的娇吟声里,精关大开,一股股滚烫的精子射进
绮梦的身体,绮梦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臀部,我们又一次双双到达顶峰。

              【未完待续】